【書面撲香】一盆炭火的詩意

  ◆張紅梅

  寒冷的冬天,圍著一盆炭火,紅紅的火光映紅周圍的一切,溫暖著寒冷的手掌和身子,聽著窗外簌簌地下著小雪,那種無法言傳的意境,詩意、美好、溫暖。

  記得小時候,一到冬季,祖父每天都會早早在院子里燒好一盆炭火,然后搬到屋子里,剛剛還和外面一樣清冷的屋子瞬間變得暖和起來。祖母坐在炭火邊紡花,在紡車吱扭吱扭的聲響中,一個個棉條子變成一個又一個大線穗子。晚上,屋里生一盆炭火,煤油燈都不用點了,祖母的織布機照樣唧唧復唧唧。

  祖父通常會溫二兩白酒,就著一把花生,喝得津津有味。愛聽戲的祖父還會不時地哼唱兩句。我靠在祖父的腿上,伸著一雙小手,在炭火上取暖。祖父的唱詞一句都聽不懂,但抑揚頓挫的腔調卻讓我著迷,時間久了,居然也能跟著祖父哼哼兩句。不管是祖母的紡花車發出單調的吱扭吱扭聲也好,還是織布機的咔咔聲也好,都是那么悅耳動聽,和祖父的唱腔協調、融洽,完美結合,極具催眠的功效。

  一個寒冷的冬夜,我正靠在祖父的腿上,在祖父的和祖母默契的“和聲”中打盹,在外面做工的父親和母親回來了,推開屋門的那一刻,一股冷氣卷席而來,我不由一激靈,睡意頓消。抬眼看見裹得嚴嚴實實的父母,頭上和肩上落著片片的雪花。下雪了?我興奮地爬在窗臺前向外面張望,外面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,但可以清晰地聽見小雪簌簌落下的聲音,真好聽!父母和母親圍著炭火烤手,我奔到母親面前,母親把我抱在懷里,我的臉貼在母親懷里的那一刻,感受到母親身上的寒氣依然強烈。我用雙手抱緊母親,想給母親一點溫暖,就像我平時冷的時候,母親把我緊緊抱在懷里一樣。

  祖父給父親倒了一杯酒,讓父親驅寒,父親抿了一小口,伸手摸了摸我的臉。父親的手粗糙、扎人,但非常溫暖。母親的懷抱也越來越暖和了,母親把我交給父親,讓父親抱著我,她去替祖母織布,讓祖母休息。

  紅紅的炭火忽閃著,溫暖氤氳滿屋,窗外簌簌地下雪聲,以及想象中的那些白色的樹、白色的屋頂,一切都那么美好而溫暖。

  那夜,在炭火溫暖的呵護中,我遲遲無法入睡,支著耳朵聆聽窗外細微的簌簌聲,想象著明天可以堆雪人打雪仗滾雪球,想象著明天早上打開屋門那一瞬間,撲面而來滿眼暄騰的純白,嘴角不由上翹了起來。

編輯:陳慶
    網絡新聞部:023-79310379 廣告聯系:13983562888 技術:023-79310379
    網絡新聞部QQ 250602167 點此給我發消息 廣告聯系QQ:37771497 點此給我發消息 技術QQ:9663649 點此給我發消息
    武陵傳媒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郵編:409099 Copyright ? 2004-2017 wldsb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渝ICP備11002633號-1  《互聯網出版物許可證》(證件號:新出網證[渝]字013號) 重慶市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232016003

渝公網安備 50011402500016號

彩票走势图